信阳新闻网—提供实时讯息的综合性新闻门户网站!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信阳新闻网
最新文娱 电影网站 装饰装修 灵异事件 特色产业 生活品质 体育竞技 旅游资讯 文化传播 家居建材
时尚生活 军事历史 家用电器 女性健康 军事频道 热门推荐 手机游戏 摄影论坛 热点推荐 农业技术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频道 >> 正文

后英雄联盟时代(二十)

http://www.cxfla.com 时间: 2019-11-7 信阳新闻网

后英雄联盟时代(二十)

第二十五章
    遵命再也忍不住了,他转过头,看着背后的人。“寒冰射手”·艾希看上去很不好:她的头发很乱,也没有了在战争学院时的光泽柔顺;长发之下的脸苍白无比,但黑眼圈却很重;本来就身材苗条的她现在更瘦了,让人怀疑她似乎来一阵风就能吹倒。
    “斯维因,”艾希越过逆命对斯维因说,尽管她语气平淡,可逆命看出了她眼底竭力压制的怒意,“纵然我们之间处于战争状态,可这里是圣山,请不要在这里放肆。”
    “我本来很乐意给你这个面子,艾希女王。”斯维因故意加重“本来”这个字眼儿,“我向你保证,并不是我愿意来的,更不是我愿意侵扰圣山的庄严的。”
    “那您究竟有何贵干?”艾希咳嗽了几声,声音有些嘶哑,“如您所见,我身体很不好,现在正在休养。”
    “看的出来,看的出来……”斯维因漫不经心地敷衍道,忽然他的瞳孔聚焦在艾希的背后,“那是‘最后的轻语’,是吗?”
    逆命这才注意到,艾希背后背着的不是她在战争学院时常用的那把寒玉弓,而是冰蓝色的‘最后的轻语’。
    “是的,这把弓原本就是弗雷尔卓德的宝具,英雄联盟解散,我拿回我族的至宝,有什么问题吗?”艾希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断地咳嗽,似乎把力量都用尽在对话上了。
    “噢?您这样认为吗?”斯维因答话道,此时洞外又传来了爆鸣,“可是,根据蛮族的预言,瑟庄妮才是北地真正的王,不是吗?那么,这个宝具是不是应该——”
    “你只不过是想将这些宝具都据为己有罢了,斯维因,别装的那么高尚,就好像你是世界的警||||察,”逆命决定帮助艾希发起反击,“我还以为大半个战争学院的宝具能填满诺克萨斯的口袋,但现在看来这个口袋有点深啊。”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吉普赛人?”斯维因反唇相讥,“我是诺克萨斯最高军事委员会委员,诺克萨斯在弗雷尔卓德一切军事行动的总帅,我和西弗雷尔卓德女王说话时,你凭什么插嘴?——别以为你是世界的警||||察。”
    “我虽然不是警||||察,但你和你的部下却是不折不扣的强盗。”逆命悄无声息地挪动了一步,恰好挡住了艾希,“任何一个有正义感的人,都可以伸出援手。”
    “正义感是需要实力来支撑的。”斯维因咄咄逼人,丝毫不掩饰话语中的威胁。
    “那就试试我的实力吧,”逆命强硬地回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布兰德的脸?还是你很羡慕他这个新发型?”
    斯维因瞬间变化成了巨大的人形乌鸦,无数小型的碧翠丝从他又厚又多的羽毛中飞了出来,狂野地试图撕咬逆命和艾希。逆命一把推开了虚弱的女王,以手中卡牌为刀,切开了所有攻来的怪鸟——这些怪鸟仅仅惨叫了一声,就变成了一堆破烂的羽毛。逆命抓住一个空隙,抢身上前,卡牌在斯维因胸前一闪!但斯维因及时后退,逆命的攻击只切下了斯维因胸前的一些乱羽。这似乎彻底激怒了“策士统领”,亦或是他在乌鸦形态下才能释放他平时遮掩在冷酷之下的凶暴,总之,斯维因伸开了利爪,凶狠地朝逆命扑了过去。电光石火,逆命和斯维因似乎只接触了一瞬就分开了,但他们两边的石壁上都留下了一些永远不能抹去的痕迹。
    “小心。”看到逆命退后几步站定,艾希这才出言提醒,“这里太狭窄了,你很容易被斯维因击中。”
    “我相信我的运气,”逆命提防着斯维因,回答说,“我知道武汉哪家医院能够治疗羊角风?我不是破法者,如果被击中的话,我必死无疑。”
    艾希笑了,那笑声尽管微弱,却像是驱散阴霾的眼光一般点亮了逆命:“我就怕你不知道。”
    尽管依旧没有看向艾希,但逆命还是咧开嘴笑了,他挺直了脊梁,手中卡牌翻飞:“斯维因,你知道,自从我离开战争学院之后,我总觉得我像是一个丧家之犬。也许是因为没有了水晶镜像,也有可能是因为没有美女在共振水晶前猜测着我将切出哪张牌……总之,我失去了动力。但是现在嘛……我突然想和你玩玩,一对一的中路对决,没有打野的,没有魔法生成的无脑小兵,也没有烦人的召唤师在你耳边喋喋不休,迫使你做出行动。”
    “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乐芙兰曾经提过的人。”斯维因用乌鸦的嗓子刺耳地说,“那个人很多时候都像是丧家之犬……不过他却做出了一些英雄般的举动……”
    “哦?是谁?”逆命问道。
    斯维因凝视着逆命深陷眼眶之下炯炯有神的眼睛,然后将法术凝结:“曾经是战争学院的一个学生……不过你从没关注过他。
    “噢!嗯……好像是的。”逆命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可不是丧家之犬,从来都不是。”
    “我想我们跑题了。”斯维因轻轻地说,但声音依旧刺耳无比。
    “正是如此!”逆命哈哈大笑,“我可从未想过和你把酒叙旧,斯维因!”

    “我也从没有过。”斯维因说完这句话,就从原地消失了。

    艾尼维亚和布兰德对峙着,一轮交手过后,谁也不敢妄自先手。
    “听说你和泽拉斯战斗过了。”布兰德把脖子扭得嘎吱嘎吱响,一些熔岩从胸前的伤口上流了出来,看上去像极了正常人的鲜血,“他和我比如何?”治疗癫痫的拉莫三嗪有副作用吗
    “他吸收了召唤师峡谷水晶枢纽的力量,几乎是完全解放了他自己,”艾尼维亚从容不迫地回答说,她翅膀上的伤口以惊人的速度重新凝结,恢复如初,“他的魔力无穷无尽,没有多少人可以和他抗衡了。”
    “是这样……”布兰德毫不气恼,反倒若有所思,“是这样……”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艾尼维亚趁机反问,“我是指你和斯维因。”
    “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那把剑,那把愚蠢的剑。”布兰德不屑一顾地回答,“那个乌鸦男对那把剑异常在意。”
    “剑?什么剑……”艾尼维亚那艾希的五官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但旋即变成了恍然大悟,“你是指‘玛莫提乌斯之噬’!”
    “那把剑果然不在这里。”布兰德一脸玩味,“那藏在山里的究竟会是什么呢……真令人好奇。”
    “你们找那把被诅咒的剑干什么?”艾尼维亚冷然道,“被玛莫提乌斯吞噬的人,不可能挣脱。”
    “也许这就是斯维因在意它的原因。”布兰德别有深意。
    艾尼维亚张开了嘴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斯维因的声音恰到好处地打断了她。
    “布兰德!”
    被魔法扩大的声音回荡,艾尼维亚不由得担心地看了雪山上厚厚的积雪一眼——这样太容易引起雪崩了。
    “乌鸦的噪音。”布兰德咂了咂嘴,“别管他。”
    布兰德对自己说的最后三个字做了身体力行的诠释。一时间,冰与火再次纠缠在了一起,蒸汽伴随着嘶嘶声掩盖了二人的身形。
   “布兰德!”
    斯维因的声音又一次响彻弗雷尔卓德的天空。布兰德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一记火焰烙印丢了出去,迫使艾尼维亚侧身躲闪,布兰德趁着这个空隙,闪电一般地俯冲了下去。不过没等他冲进山洞,一道寒冰屏障就横亘在洞口,挡住了布兰德的去路。布兰德冷哼一声,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反倒加大了环绕周身的火力,想要强行突破。刺啦啦,无数巨大的冰锥从冰墙上迅速刺出,用它们的尖锐指向布兰德。布兰德无奈,只得紧急刹车,以避免透心凉的结局。但艾尼维亚显然并不想这么简单就改写剧本,她使冰锥爆裂开来,无数细小却坚硬的冰屑像子弹一样激射向堪堪停住脚步的艾卡西亚人。
    烈火燃烧。布兰德面前的空气爆炸了。强大的爆炸力令冰屑转移了方向,最终向大海坠落下去。
    “干得不错——”被阻止的布兰德感到一股无法消弭的愤怒和恨意直冲头顶,他瞬间忘记了自己的目的,“继续!”
    “复仇焰魂”怒吼了一声,而这声怒吼,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什么声音?”原本干净的山洞如今血迹斑斑,被折断的羽毛散落的到处都是。逆命用左手压住右臂上的伤口,奇怪地问。
    “从洞外传来的?”气喘吁吁的斯维因已经变回了人类形态,正擦拭着嘴角的血迹,“是不是布兰德?”
    “不……”回答的是艾希。从小生长在弗雷尔卓德的女王侧耳倾听了一阵,终于慢慢地说,“是雪崩。”
    话音未落,山体就猛烈地震动了起来,大雪发出了剧烈的呼啸。斯维因猝不及防,趔趄了两步跌倒在地,拐杖飞了出去。逆命反应快一些,他猛的扑倒在艾希身边,扶住了洞壁。雪崩还在继续,洞内摇晃的更加厉害了,一些碎石从顶部落下,掉在三人身上。
    不知持续了多久,震动停止了。
    逆命睁开眼睛,发现洞内黑暗无比,伸手不见五指,他蹑手蹑脚地向前乱摸,然后摸到了艾希的身体。
    “艾希?艾希?”逆命推了推艾希,但艾希一动不动。他小心地将手指探向艾希的鼻唇之间——还有呼吸。逆命松了口气,向陷入黑暗前洞口的方向看去:洞口应该是被什么东西堵上了,因此阻隔了光源。

    啪,细不可闻的轻响,紧接着的是碧翠丝的低鸣。逆命绷紧了身体,他知道斯维因也安然无恙。
    又是一声轻响,接下来是一声爆鸣。巨响在封闭的山洞中回响,震得逆命头晕目眩。轰隆隆,石头倒下的声音,一道光突然出现在黑暗的山洞中。逆命眯起了眼睛,下意识地躲避这光芒,但这光并不刺眼。咚。斯维因在破开墙壁。那道光逐渐从小光斑变成了一个大光团,用柔和的光照亮了整个山洞,逆命这才看清,原来洞口被厚厚的积雪和碎石堵住了。
    斯维因被光映照的侧脸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他不知何时已经把拐杖找了回来,他似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进了那光之中。
    逆命挣扎着爬起来,把艾希背在了背上,也朝那团光走了过去。穿过缺口,逆命发现自己置身于圣山内部的一个小天地:大约有好几百米方圆的洞穴里满是鬼斧神工的天然钟乳石雕,看上去有一种令人敬畏的广博。而光线的发源,正是在洞穴中心的一个石台上——一面无风自动的红色旗帜,上面绣着石纹河和弗雷尔卓德的徽标,淡淡的金色光圈环绕着它,那柔和的光正是这些光圈发出的。
    “‘斯塔克的狂热’?”逆命喃喃自语,双目紧盯着石纹河游侠首领的遗物。

     光芒抚过斯维因坚毅的脸,那张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斯塔克的狂热’……不,‘基克的使徒’……”斯维因嘴唇翕动,低语道。
    “这是以泰达米尔的师父,石纹河游侠斯塔克的名字命名的宝具啊,”逆命走上前来,对着这面旗帜肃然起敬。
    “斯塔克?你是说马约里斯秘术中心门口那五个雕像中的一个?”斯维因皱了皱眉,望向逆命。
    “是的,”逆命点点头回答道,语气平和的仿佛他跟斯维因是认识了好多年的老朋友,“第一代马约里斯五秘术守护者——‘狂热者’基克·斯塔克;‘大匠’多兰;‘怒吼的雄狮’鬼索克;‘吟游诗人’舒瑞亚·艾缪尔;‘恬静的白花’钟娅·祈愿者……这些名字几乎都被遗忘了。”
    “现在的年轻人心浮气躁,看不进先人的丰功伟绩,”斯维因撇了撇嘴。
    逆命的脑海中浮现出伊泽瑞尔那跳跃的身影,不由得大为赞同。他正要说话,“斯塔克的狂热”忽然光芒大盛,刺目的白光让斯维因和逆命都闭上眼睛扭过了头。
    “我听到……呼唤和低语。”
    逆命几乎是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就睁开了眼睛,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说话的那个半透明的人像——幽灵。
    石纹河游侠首领斯塔克的鬼魂静静地伫立在旗帜前方,他的双脚离地面足有三十公分。斯塔克用他那已无机质的双眼扫过斯维因,又扫过逆命,最后定格在逆命身上:“你好吗,逆命?”
    山洞中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斯维因习惯性地抚着碧翠丝的羽毛,一边仔细地看着逆命,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逆命愣愣地看着斯塔克,好几分钟才听明白斯塔克说了什么。他尴尬地揉了揉鼻子,露出一个假笑:“我很好,老兄。”

   “我刚听见你呼唤我们五个的名字,所以我就来应门了。”斯塔克打趣道,只是他那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实在是不怎么有趣。
    “你失踪很多年了,坊间盛传你已经死了。”逆命摊开手,苦笑道,“看来并不是所有的流言都是空穴来风,嗯?”
    斯塔克没有回答,而是突然把脸转向了斯维因:“你是……诺克萨斯的……啊……对了,会长先生。”
    斯维因生平第一次感到紧张了,他感到口干舌燥,不得不轻咳几声才能顺利说话。他盯住背着大剑身着劲装的斯塔克,竭力维持着他一贯的阴鸷淡漠:“您说笑了,我只是诺克萨斯的一个小小将领。”
    “是吗?”斯塔克问道,但他看上去并不想要斯维因回答,“现在,你们能告诉我,来此的目的了吗?”
    “诺克萨斯想要夺走您的遗产。”刚才还昏迷中的艾希突然说话了,尽管声音很低,但并不虚弱,“诺克萨斯渡过了石纹河、穿越了召唤师峡谷,如今已经闯进莽莽雪原中了。”
    “……艾希?果然是你。阿瓦罗萨的直系血亲。我和你父亲曾有过一段友谊——短暂、却十分可贵。”斯塔克像是对艾希说,又像是自言自语,逆命忍不住猜测是不是常年一个人做鬼才使斯塔克染上了这种怪癖。
    “家父在世时也常常提起您,”艾希恭敬地低语。
    斯塔克把目光转向了艾希,来自地狱深处的眼神让艾希浑身不自在,所幸他很快就转开了眼睛。“泰达米尔怎么样?”斯塔克突兀地问,“我希望他如今已经能娴熟地使用他的武器了。”
    虽然看不见艾希此刻的表情,但逆命感觉艾希脸红了:“他……他也很好,他现在是冰原的国王了。”
    斯塔克石雕般的表情难得地有了一丝动摇,他细微地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表示认同。然后,斯塔克云淡风轻地把矛头对准了斯维因:“那么,诺克萨斯闯入我徒弟的领土,是为了什么?”
    斯维因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极了——斯塔克的这句话,明显地阐明了他的立场。尽管自己面前的人已经死了,可斯维因仍旧感觉到了斯塔克的力量,好像死亡并没有禁锢住斯塔克的魔力。斯黑龙江最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维因不由得细细审视起来,试图从斯塔克的一举一动找出破绽。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活人的意料。斯塔克依旧没有等斯维因的回答,而是继续自顾自地说:“你们毕竟不是在打一场召唤师战争啊,明白吗?”
    逆命心中一动,旋即皱起了眉头。艾希则是一副茫然的神情。而斯维因刚好和逆命相反,他先是皱了皱眉,接着马上露出了恍然的表情。
    “在召唤师战争中,宝具是不能被夺去的。”斯塔克一字一顿地说。
    不需要更多的提示了。逆命和斯维因同时出手,两股致命的魔法互相碰撞,不少千奇百怪形状各异的钟乳石雕顿时化为了齑粉。怪鸟碧翠丝呱呱大叫,从斯维因肩头箭一般冲向逆命。
   巨响、闪光;极寒、焦热。巨大的能量毫无规律地充斥在这个空间里,每一个魔分子的碰撞都引发了令人发根倒竖的战栗。电光石火,噼啪之声不绝,然后逆命和斯维因分开了——
    分开了,只一刹那。
    逆命的身形快的仿佛他的脚尖没有沾到地面一般,很难想象一个人类能够快到如此地步——就像是一瞬即逝的闪电,但闪电所带来的是滚滚惊雷。
    斯维因也不遑多让。这只硕大的、浑身遮蔽着羽毛的丑陋乌鸦惊人地灵敏,而并不像他这个体积应有的那样笨拙。纵使眼睛最尖的射手——这个人目前就在战场之中观战——也无法看清斯维因的每一个动作。
    卡牌纷飞,而甩出卡牌的人却比卡牌更快;喙尖爪利的微型乌鸦们就像是围绕行星旋转的卫星,在自己的主人周围形成了绝对防御。
    难分高下,至少短时间内是这样。逆命和斯维因都不是蠢人,在无数次的互换攻守之后,他们迅速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战斗的焦点从对方转移到了宝具上。
    斯维因展开翅膀,箭一般朝散发着温暖光芒的战旗冲去,但逆命用几张蕴含魔法的卡牌拖住了他。焦躁的乌鸦刺耳地尖叫了一声,回头对着逆命猛地挥了一下爪子。逆命哈哈大笑,正准备嘲笑斯维因的恼羞成怒,就发现自己脚下突然凭空伸出了一支巨大的鸦爪,牢牢抓住了他的双腿。
    “艾希!!”逆命挣扎着想要脱出,他用眼角瞟到斯维因正在逐渐挣脱魔法的束缚,“去拿旗子!快!!!”
    逆命话音未落,斯维因就啪地恢复了自由,但艾希也鼓起全身的力气一个箭步朝“斯塔克的狂热”扑了过去。
    时间好像变慢了,逆命看着艾希踉跄着奔跑,看着她穿过斯塔克那已不存在的身体,她的指尖距离战旗的旗杆只有一公分了……
    砰!巨大的震动,连斯维因的鸦爪之缚都被这股震撼破坏,逆命一下子重心不稳,跪倒在地。突如其来的光亮出现在逆命头顶的什么地方,刺的逆命不敢抬眼。艾希尖叫了一声,被一股力量抛了出去。
    “斯维因!”咆哮,来自用魔法硬生生破开了山体的人,“你感觉到了吗!?!?”

    随着密闭空间的被打破,逆命在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时候重新与魔网建立了连接,然后他也感觉到了,从南边的什么地方传来的令人作呕的恐怖。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 http://www.cxfla.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